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教育研究 > 正文

“校內減校外增”,教育焦慮何時休?
2019-03-26 10:24   來源:未知   瀏覽量:
校內減校外增,教育焦慮何時休? 陪孩子寫作業到五年級,然后心梗了,住院做了兩個支架,想來想去命重要,作業什么的就順其自然吧!近期,網絡上有這么一則段子廣泛流傳,搞笑
“校內減校外增”,教育焦慮何時休?


“陪孩子寫作業到五年級,然后心梗了,住院做了兩個支架,想來想去命重要,作業什么的就順其自然吧!”近期,網絡上有這么一則段子廣泛流傳,搞笑之余也道出了家長的心酸與糾結。
近年來,關于給孩子“減負”的討論一直不斷。2019年全國兩會上,代表委員也提出給中小學課業“減負”。但現實卻是一邊校內“減負”,一邊校外“增負”。各種“瘋狂補習班”的背后不僅有商業資本的推波助瀾,更是家長們無處安放的“焦慮”。為何會出現校內“減負”校外“增負”的現象?此種窘境是如何造成的?近日,記者進行了采訪。
校內“減負”,校外“增負”
新學期伊始,西安市某公辦小學六年級學生董子墨就收到了學校送給他的一份驚喜。“老師說,從這學期開始,每周的星期三是‘無作業日’,這一天回家沒有家庭作業,可以好好休息,真是太開心了。”
在全省中小學積極推行“無作業日”源于2018年10月省教育廳發布的《關于加強義務教育學校作業管理的通知》,《通知》從減輕作業量入手,引導義務教育學校規范辦學行為,發展素質教育,切實減輕中小學生的課業負擔。
2018年12月29日,教育部等九部門發布《關于印發中小學生減負措施的通知》?!锻ㄖ分赋?,要進一步明確并強化政府、學校、校外培訓機構、家庭等各方責任,引導全社會樹立科學教育質量觀和人才培養觀,切實減輕違背教育教學規律、有損中小學生身心健康的過重學業負擔,促進中小學生健康成長。
“減負令”的發布是否真的為學生和家長減輕了負擔?記者在采訪中發現,事實并非如此。許多家長認為,無論是將來的高考還是就業,不管采取怎樣的選拔形式,分數也好,綜合素質評價也罷,總要分出個高低,學校“減負”的確可以換得孩子和家長暫時的輕松,但只要競爭依然存在,學習的腳步自然也就不能停下來。
“最近我又給孩子新報了一個面試培訓班,鍛煉孩子的靈活應變能力,有利于今后通過各種面試。”董子墨的媽媽說,“以前升學更注重的是考試成績,現在不僅考試成績要好,綜合素質、綜合能力的培養和提升也很重要,對孩子的要求其實更高了。”
在校時間短了、作業少了,學校如何保證教學質量?“減負”、素質教育都是很好的方向,但如何落實且保證教學質量,讓孩子們有競爭力……在采訪中,很多家長表示,一方面心疼孩子負擔太重,一方面又擔心作業少了孩子成績下降,在這樣的糾結與苦惱之中,出現了校內“減負”、校外“增負”現象。
老師“減負”,家長“增負”
其實,教育“減負”早已不是一個新鮮話題。據了解,自1985年我國普及義務教育以來,教育部門已經陸續發布了近50次“減負令”。然而想象中的“減負”效果似乎并不明顯,記者在采訪中發現了一個較為尷尬的現象:在校內“減負”不斷推進的當下,本應為學校教育有效補充、滿足多元化需求的校外培訓機構卻裹挾家長帶著孩子一路狂奔,成了校外“增負”的主力軍。
西安市民李浩的孩子每個周末要上英語、奧數、奧語等好幾個課外輔導班,有些輔導班在南郊,有些輔導班在北郊,每個周末,李浩和孩子就在南郊和北郊之間來回奔波。“孩子不在輔導班,就在去輔導班的路上。有時也想著給她停掉一些,但是一看她的同學都在校外上各種輔導班,社會競爭又越來越激烈,還盼著她考個好大學,以后有個好的人生,現在辛苦就辛苦點吧。”
像李浩一樣,給孩子報各種課外輔導班的家長非常多,外面補課增加的學業量、作業量遠遠大于校內減下來的。
每個假期、周末乃至日常放學后,在各大培訓機構內,人們總能見到中小學生們忙碌穿梭的身影。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中小學課外輔導行業市場規模突破萬億元,參加學生規模超過1.51億人次。為了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學生和家長的負擔越來越重,卻又無可奈何。
其實,早在李浩的女兒上幼兒園時,李浩便開始了各種“盲目”的嘗試:舞蹈、畫畫、游泳、英語、跆拳道等6門課,英語課一年1萬多元、跆拳道一年7000多元、舞蹈一年4000多元……“剛開始,我也不知道她喜歡什么,就索性都嘗試一下。這些年,平均每年花在她身上的錢有10萬元左右,占到我們全家收入的一半多,這給我們帶來的經濟壓力、精神壓力都非常大。”李浩說,“給孩子報課外輔導班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我小時候家庭條件比較差,沒上過什么興趣愛好班,成長過程中總是很羨慕多才多藝的同學,有時候還會因此自卑。當家長了就想讓孩子多學點特長,也希望她長大后能不留遺憾。”
“減負”之路仍任重道遠
課外輔導班帶給學生的是不堪重負,帶給家長的則是經濟壓力、時間成本以及與日俱增的焦慮。
“近年來,來心理咨詢室咨詢的中小學生越來越多,其中不少孩子的心理問題都來源于學業壓力。”從業近10年的心理咨詢師張浦說,現在的家長給予了孩子過高的期望值,而期望值一旦難以實現,家長就會產生一種焦慮感,最終為焦慮買單的還是孩子。
“家長的焦慮首先是因為對教育有了更高的期待,學習差的要提高成績、成績好的要更上一層樓;其次是因為攀比心理;第三是因為日趨激烈的競爭。”張浦說,家長對教育、對孩子的關注度提高,這是好的現象,但一定要把握好“度”,否則會過猶不及。“如何懷有一顆平常心,或許才是每一位家長迫切需要補習的一門必修課。”張浦說。
省政協委員、陜西學前師范學院區域教育發展研究院院長王越群曾多次提出中小學“減負”提案。他認為,避免出現一方面學校減輕學生課業負擔,讓學生少做作業,而另一方面家長又給孩子報各種課外輔導班,加重孩子負擔,形成“學校減,家長增”的現象,各級教育行政部門必須要積極開展家校合作教育,引導家長正確看待孩子的學習成績。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滴水穿石也非一日之功。如何改變校內“減負”校外“增負”現象,使中小學生過重的負擔真正“減”下來,讓學生健康快樂地成長,依然任重而道遠。

相關新聞:
熱門資訊
主辦:江蘇省靖江市教育資源網 技術支持:靖江市教育局電教站 刪稿聯系郵箱:sheng6665588@gmail.com
人人彩